未亡り人▼_▼

【信白】有疾成瘾(一) 皇帝信/浪客白(架空)

寒假闲的没事的产物 

大家随便看看

喜欢就好

不喜欢可以当作没看见(不是

其实主要是满足自己的脑洞hhhh


剧情随着脑洞游走(。)

如果可以接受那我们就开始?



       说到李白,全长安几乎没有人不知道他,嗜酒,恃才傲物,狂放不羁,三年前曾经在酒楼喝酒,大醉,三天三夜没有休止。他喝酒又喜欢坐在高处,说是喜欢俯视他人的感觉,唉,使人真的担心哪一天他喝到兴头上自己掉下去就这么仙逝了,不过这当然不会,李白的轻功很好,世上少有人能及。功夫出名,酒量出名,当然最出名的还是李白有一段广为流传的爱情故事,既然广为流传当然不会只有一个版本,只是最后的结局都一样,那个女子死了。


       李白没事喜欢拿个酒壶随便找一家顺眼的房顶躺着,有月色欣赏月色,没月色就纯粹的喝酒,酣畅淋漓。他功夫够好,来去无踪,以前他也不是没有熟悉的地方可待,只是如今没了而已,但也仅仅是熟悉罢了,再无其他。


        李白这天相中了一个地方,这个屋顶够高,看见的月色也很美,李白喜欢热闹,这地方人来人往倒也热闹,只是这里面的人都没有自由,这里是——皇宫皇帝的寝居

        李白喝的昏昏沉沉的,又做了一个噩梦

        “诅咒你,我诅咒你!.......我的怨恨永无止休....我的血将在这城楼下流尽!我的双眼永不瞑目!如果你有一天动了心,那东西将在你体内肆意生长!我要!我要让你也尝尝这种滋味!我要你用血肉来偿还!”扭曲笑声伴随着恶毒的诅咒。

      本来坠下高楼已经面目全非的女人突然睁开了她破碎到扭曲的双眼,血染浸透了她红色的嫁衣,嘶哑的声音刺激着李白的耳膜,她的双手前伸,鲜血淋漓,几乎就要碰到李白的脸.....

      “......!....呼....呼......”李白忽然睁开了双眼,剧烈的喘息着.....梦魇一直没有离开...紧紧包裹着他....扼住他的喉管...噩梦后他仍然心有余悸,三年了,这个画面一次次出现在他的梦里,他无法摆脱。

      就在李白独自发愣之际,突然飘来了一阵酒香,李白习惯性的去追寻这个味道,却看到了坐在庭院中一身玄衣的男人,那人的头发鲜红,和梦里的鲜血的颜色一模一样,这人不一般的气势表明了他的身份,月光给这人镀了一层银色的柔光,描绘着他的轮廓,这时候看起来居然令人意外的人畜无害....…然而人畜无害只是这种时候的表面,他不紧不慢的摆弄着酒杯,在他座位的对面,也放着一只精雕细琢的酒杯,桌上的酒壶里必定是佳酿,飘来阵阵酒香。

      李白悠哉悠哉地在屋顶上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这人面对李白这种直白打量的眼神依然淡然自若的玩着酒杯,李白都怀疑那个酒杯里面是不是暗藏着什么玄机。李白站起来活动了一下手脚,纵身一跳,直接毫不客气的落座于这人的对面。

      李白在这人开口之前直接道“我看你这位置没人坐,你也不想一个人喝闷酒吧?”


        韩信从李白穿着白衣逆着月光落在他面前之后目光就没有从李白的脸上移开过。


       李白将眼前的酒杯举起,一饮而尽,笑着将已经空空如也的酒杯给韩信看,他的眼睛微微眯起,盛着月色的朦胧,嘴唇湿润,夜风吹起他额前的黑发,整个人与这温柔的夜融为一体


TBC

韩信:上钩了!我要忍不住了!